帽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媒体如何评价宋美龄-【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25:07 阅读: 来源:帽子厂家

美国媒体如何评价宋美龄

纽约时报报道:宋美龄,一个耀眼然而专横的政治家

在日本侵略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烈结果中,国民党和共产党为争夺中国后帝政时代的控制权而斗争,这是二十世纪的一部伟大史诗,而她是这部史诗的一个关键角色。

蒋夫人是一个耀眼然而专横的政治家,对国民党中国施加了巨大的影响,但是她和她的丈夫最终由于共产党的胜利而被迫流亡台湾,在那儿,她作为头号贵妇而多年主持国民党政治。在蒋介石于1975年死后,她退居纽约市,在此度过了她生命中的剩余时光。

堪与她的海外老影响相比美(或许还超过)的,是她和她的丈夫对华盛顿的无休止的巧妙游说努力,他们通过经由律师事务所和公关公司散发了未曾统计过的数以百万计美元,促进台湾的事业,维持美国政府的承认。

在1950年代,蒋夫人和他的丈夫指责美国要为国民党丢失中国而负责,并且继续活动寻求华盛顿的帮助,以重新夺回大陆。尽管这个希望最终凋零了,美国对台湾的强力支持仍然保持了多年,延迟了华盛顿对北京的承认,直到1979年,即共产党夺取权力后三十年。

作为一个流利的英语使用者,作为一个基督教徒,作为一个符合许多美国人期望的中国发展方向的模特儿,蒋夫人从1930年代开始周游这个国家,募集资金并游说美国人支持其丈夫的政府,打动了美国观众的心。在很多美国人看来,她是他们渴望出现的那种摩登的、受过教育的、亲美国的中国的一个楷模,——正如很多中国人将她作为他们想要逃避的过去的一个腐化、渴求权力的楷模一样。

最后,她感觉到(蒋死后发生)的变化,可能是她离开日益民主的台湾的原因之一。台湾的很多民众辱骂她,而且由于本土台湾人超越离乡背井的大陆人,她很少有家的感觉。

蒋夫人是现代中国最著名家族(宋氏家族)的最著名人物,这个家族在20世纪的一半时间左右着中国的政治和财政。然而,在中国,是其美国背景和风格使得宋美龄与众不同。Soong Mei——ling是她出嫁前的名字,有时也拼写作May——ling。

对很多美国人来说,她的最美丽时刻出现在1943年,当时,她在美国作巡回演说,寻求对国民党抗日事业的支持,无数美国人着迷于她的激情、决心和迷人容貌,掏囊捐助。她在国会一次联席会议上的演说极大地感动了华盛顿,赢得了几十亿美元的援助。

她帮助建立了美国战时的对华政策,运作国民党政府的宣传活动,而且作为国民党政府的最重要外交官出现。然而,她也深深地涉入对其丈夫的无穷无尽的操纵中,他艰难地领导着与中国军阀结成的数个不稳定联盟,力争控制这个当时极度支离破碎的国家。

蒋夫人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带着一点南方口音,(历史人物 www.lishixinzhi.com)这是她在佐治亚洲做学童时习得的,而且她在与日本侵略和共产党颠覆的斗争中,代表了一个开化、富有人情味的勇敢的中国。然而,历史学家已经写入史册的是:蒋介石在其赢取权力、保持权力和最终丧失权力的努力中,走的是一条凶残的道路。而且越来越清楚的是,在其统治的后几年,蒋氏家族把数亿美元的美国战争援助装进了腰包。

蒋夫人起初跟她的丈夫,然后跟他前次婚姻所生的儿子蒋经国(他在蒋介石死后成为台湾的领导人)有一种臭名昭著的动荡关系。她没有孩子。

作为一名政治家,她的技巧要么是娇媚,要么是邪恶,这使她成为一种可怕的存在。在蒋经国于1988年去世后,她与台湾领导人进行竞赛,虽然她已经90岁而且居住在纽约。

尽管她身患多数疾病,包括乳腺癌,她还是比其所有同时代的竞争对手活得更长。据说,她把自己的健康归因于其宗教信仰——她告诉朋友说,她每天于黎明时分起床,作一个小时的祷告。

约瑟夫·史迪威将军在战争期间指挥在华美国军队时,曾经跟她密切共事。他把蒋夫人描述为一个“聪明、多智的女人”。

“直截了当、富于力量、精力充沛,”他写道,“爱权力,占尽风头和谄媚,但她的历史是十分虚弱的。只要乐意,就可以装出魅力,而且她也知道这一点。”

宋美龄权力的上升,始于她1927年在上海的一个富丽婚礼上嫁给蒋介石,这次婚礼把中国的明星军人和这个国家最杰出的家庭结合在一起。

三姐妹

她的大姐宋霭龄指导着这个家族的事务,并在其丈夫孔祥熙的帮助下经营家族难以计数的生财事业。孔是中国最富有的银行业家族的后裔。

蒋夫人的二姐宋庆龄,是中国1911年推翻帝制后第一位总统孙逸仙的妻子。孙死后,宋庆龄将旗帜倒向共产党阵营,导致了这个家族不可修复的破裂。

1949年,当被打败的国民党撤退至台湾后,宋庆龄留在了大陆。共产党领导人把她称作宋氏家族中唯一真正的爱国者,并在1980年(她去世前一年),任命她为人民共和国的名誉主席。

今天,中国人仍然用一段生动民谣回忆这三姐妹:“一个爱钱,一个爱权,一个爱中国”,分别指霭龄、美龄和庆龄。

蒋夫人的长兄宋子文,常常被称为国民党政府的财政巫师,在不同的时期担任财政部长,代理行政院长和外交部长,主要角色是从美国筹集资金。

尽管蒋夫人在美国公众中树立了一个明星般的形象,罗斯福总统和其他领导人对她和她的丈夫的暴政和腐败行为越来越感到幻灭。在一次白宫的晚宴上,当宋美龄被问及中国政府如何处理煤矿工人罢工时,埃莉诺·罗斯福对她的回答深感震惊。当时,蒋夫人无语地用一个留有尖指甲的手指划过她的颈项。

“她能够很漂亮地谈论民主,”罗斯福夫人事后说,“但是她不知道如何实现民主。”

在战争结束时,由于政府日益严重的腐化,以及财政上背信弃义、滥印货币,致使中国通货兑换率下跌至几百万元比一美元,民众对国民党官员的忠诚灰飞烟灭。很多国民党士兵由于没有军饷,被迫乞讨求生,然而美国外交官发现,从美国运往中国的军事供应品有时在到达中国后就出现在黑市上。

1950年代,蒋夫人及其丈夫继续活动争取来自华盛顿的帮助,以夺回大陆,尽管这个希望最终破灭了。

在纽约,蒋夫人居住在曼哈顿格蕾丝广场的一套住宅中。1999年3月,当她度过101岁生日时,听力困难但是仍然反应敏捷,她告诉来访者,自己每天都要读圣经和纽约时报。

宋氏家族的传奇,穿越了现代中国历史的许多脉络,始于蒋夫人的父亲宋查理12岁远渡美国。宋先生来自于南中国海的海南岛的一个商人家庭,北卡罗林纳州的一个卫理公会教派徒收养了他并将其转化为一个基督教徒,希望把他送回中国传播耶稣的言语。

在1886年回到上海后,宋先生作为一个天才的车轮经营商,放弃了传教生涯,开始了印制圣经的生意,赚取了一笔财富。他也为孙逸仙秘密印制政治小册子,当时孙正致力于推翻中国最后一个皇帝。1912年1月,孙成为中国第一个总统。

孙在职仅仅几个月,然后他的同盟瓦解了,在其逃往日本后,他请宋的第二个女儿宋庆龄担任秘书。他们很快结了婚,尽管年龄悬殊:他50岁,而她21岁。

在美国接受教育

宋美龄于1898年3月5日生于上海,尽管有一些资料把1897年作为其出生年份,因为中国人通常认为每个人出生时就已有一岁。在10岁时,她跟着大姐到佐治亚州梅坎的威斯理安女子学院。

她于1913年进入波士顿附近的威斯理学院,她的兄长宋子文被哈佛录取。她主修英语文学,在其同班同学的记忆中是一个丰满、活泼而且有决断力的学生。她于1917年毕业并回到上海,她的英语讲得比汉语好。

她于1922年被介绍给其未来的丈夫。这时,她已经长成为一个苗条美女,开始穿着紧身长(旗)袍。

蒋介石,是孙中山的一个外表严肃的军事助手。孙在中国南方创建了一所军官学校。对于蒋来说,宋家的财经和政治关系可能跟他家小女儿一样富有吸引力。他的首次求婚被回绝,在孙中山于1925年去世后,蒋接过了总司令的头衔,并试图继承孙中山的衣钵,成为国民党事业的领袖,他向孙的年轻遗孀宋庆龄求婚。她说“不”。

蒋在华南和华中跟军阀结成联盟,还跟苏联结盟,苏联的斯大林认为国民党比仍然控制北京和华北的军阀更为进步。这时还未由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起义者,觉得他们值得莫斯科的支持。但是斯大林坚持支持国民党。

1927年,蒋在上海对左派实施大屠杀,震惊了他的苏联支持者。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估计蒋的军队处死的民众超过5000名。

大屠杀导致了宋氏家族的永久裂痕。孙中山的遗孀宋庆龄,领导国民党的一个派别投票开除蒋的一切职务。宋子文辞去财政部长职务,但是他随后被劝说恢复了跟蒋的联盟。

当蒋于1927年重新对宋美龄产生兴趣时,她告诉他,只要他能够取得她母亲的同意,她会答应跟他结婚。宋美龄的母亲对一个既不是基督徒又不是独身者的男子有所保留。蒋在14岁时被包办婚姻,此时已做了一个儿子的父亲,而且收养了第二个儿子,娶了第二任妻子陈洁如。蒋许诺皈依基督教,最后还把陈送到了美国,她在那儿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还获得了一个博士学位。

蒋宋婚礼于1927年12月1日在上海举办。在撒母尔路的宋家大楼举办了一个小型的基督教仪式,随后在大华饭店的孙中山画像下搞了一个政治庆典。

作为其丈夫的政治伙伴,蒋夫人制定出她所称的新生活运动,这是通过社会纪律、礼仪和服务而使中国现代化的一系列原则。她设计了公共卫生运动,并谴责传统的迷信。

尽管很多普通中国人抵制它,但这一运动很受外国人的欢迎,特别是时代杂志的出版人亨利·卢斯,他在中国生于一个传教士家庭。作为蒋的一名长期支持者,卢斯把这对夫妇提名为1938年“年度风云男女”。

在同日本的战争中,蒋夫人推动她的丈夫建立国民党空军,并帮助陈纳德,后者指挥着一支雇佣空军,后来以“飞虎队”而知名。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与史迪威将军的关系方面,蒋和蒋夫人之间被证明是存在争论的。这位将军指责说,蒋囤积物资、精心避免跟日本军队作战并用其军队打共产党。

蒋夫人处于中间地位,在抵制史迪威将军关于美国取消(对华)支持的威胁时,她有时还调解史迪威将军的立场。但她也策划反对这位将军,告诉新闻记者说他是没有能力的。她和她的丈夫游说华盛顿撤换他,而且他确实于1944年被撤换。

在日本于1945年被击败后,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内战升级,共产党迅速将其控制范围扩大到东北。

统治中国的国民党接受了大量的美国援助,但是在华的美国官员警告说,国民党存在大量的贪污行为。战争期间,超过30亿美元被拨给中国,但是绝大多数被通过宋子文转交,他当时是驻华盛顿的中国外交部长。后来,很明显的是,宋氏家族在挪用物资中进行了邪恶的勾心斗角。

蒋夫人于1948年再次前往华盛顿,恳求反共战争所需的紧急援助。然而国会最近已批准了10亿美元给中国,而且杜鲁门总统对蒋氏夫妇很不耐烦,争取美国支持国民党政府显然越来越没有希望。蒋夫人没有再回到中国。

“我不会要求美国人民更多的东西,”她说,“要么你们的心爱我们,要么你们的心背离我们。”

由于受到挫折,她公开把美国政治比作“不讲礼貌的乡巴佬”。这发生在美国给予国民党多年的慷慨支持后,激怒了杜鲁门。

“他们是窃贼,他娘的每个人都是,”杜鲁门随后说,指国民党领导人,“在我们送给蒋的几十亿美元中,他们偷窃了7。5亿美元。他们偷窃,并用偷来的钱在圣保罗投资房地产,还有一些就投资在纽约。”

1949年,蒋将军辞去国民党中国的总统职务,并于这年5月逃往台湾,随身带走了一批国宝级的艺术珍品,它们在台湾被多年存放在一些柳条筐里,因为蒋坚持他最终破灭的希望,即有一天他会带着它们回到北京。

她的最后岁月

在这些年岁里,蒋夫人的健康变化不定,她于1976年被诊断出有乳腺癌并做了乳房切除手术,而且随后做了第二个。

即使是在永久移居纽约后,她仍然把握着国民党政治的脉动。她在其继子于1988年1月去世后回到台湾。尽管她已经90出头,还是试图联合她的旧盟友。由于是台湾本土人也由于被国民党同僚认为是软蛋而被选为副总统的李登辉,却证明在政治上比预期的更为灵活,而且逐渐巩固了其控制。

蒋夫人在纽约活过了她的最后几年。她带着一帮黑衣卫士,他们在她每次进入或离开时清理她在格蕾丝广场的住宅。她于1995年回到国会,作了最后一次亮相。

在今年之前,蒋夫人每年都保持着一个传统,就是在其生日时总要邀请很少几个朋友到其曼哈顿的住宅。但是据当地华文媒体报道,今年她因得了肺炎而无法这样做。

她的最后一次露面据信是在2000年1月,当时她参加了《世界报道》(当地一家著名的中国报纸)在奎因斯总部举办的她的一次传统中国风景水彩画展览。她坐着轮椅,但是据报道精神状态很好,她告诉人们那天她很快乐。

国内最好的免疫治疗医院

北京治疗无精多少钱

干细胞抗衰老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