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恐怖的生发液体-(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8:47 阅读: 来源:帽子厂家

不知道是家族遗传还是什么原因。由季子的头发开始脱落,脱发十分严重,她原本一头密集的乌黑长发已经变得稀疏不堪。

跑了几趟医院,医生给出的答案都是一样,熬夜是脱发的主要病源。

由季子清楚自己平时都是很早休息的,熬夜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无论去医院多少次,医生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由季子决定不再去看了,浪费钱又找不到真正的病症。

走出医院时,天下起了小雨,由季子在包里找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今天早上把要带出门的雨伞落在家里了。

眼看雨下得越来越大,今天早上出门的太匆忙,窗户都没来得及关,由季子担心自己放在窗户旁边的小鱼缸会被风打落。

万般焦急的由季子急的团团转,什么都做不了。

肩膀突然被旁人撞了一下,由季子微微皱了皱眉头,望向旁边,看到撞人者便不再蹙眉。

撞到人的是住在由季子家附近的邻居林年,他们的房子相对着的。

对方每天都早上都会在自家阳台上晒上一两个小时的太阳,一拉开窗帘就看到了。所以,对他,由季子印象很深刻。

印象中,林年的头发应该很多的,可是眼前的林年,着实让由季子吓了一跳。

眼前的林年面色苍白,瘦骨嶙峋,宽厚的外套也掩盖不了他瘦弱的身体,他的光头特别引人注目。

“不好意思,我没带伞,请问能不能带我一起回去?”如果不是自己没带伞,或许由季子也不会跟他一起同行,毕竟,他看上去是这般“憔悴”。看的季子心惊胆颤的。

在对方的应许下,两个人撑着一把伞,离开了医院,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整个天空乌云密布,似乎在透露着这天气的不寻常。

刚踏出几步,林年就作势不舒服的差点倒下,由季子出于好心,马上伸手扶住,确定对方没事了,两人继续起步走。

两个人走路的速度并不快,由季子的眼睛一直盯着地面上,眼睛不经意的瞄到了林年的头部,她惊讶的发现,林年原本光滑的头顶居然长出了一厘米的头发,如若没看到林年原本光秃秃的头部,由季子会相信他的头发是正常的,但是现在,实在是诡异。

由季子马上把视线从他的头部离开,一路上心不在焉的走着,心里七上八下的。

对方林年在这霎那止住了脚步,扯动着干哑的声音说道:“到…了。”

由季子赶忙道谢后,快步跑回自己的房子。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不是看客厅的金鱼,而是躲在窗帘后面,偷偷的看着对面的窗户。

林年回家的速度真快,由季子透过窗户看到他回到家的身影在客厅内走动。

由季子看到林年走到客厅的中间把手上的物品放在桌上,紧接着,一步步的朝阳台走去。

他在朝自己的位置招手,难道…难道他看到自己在偷看,不对呀!窗帘都是拉起来的,而且距离也不是很近,对方怎么可能看到自己。

神情恍惚间,一个影子快速的从林年的方向朝这边飞来,撞在自己阳台的玻璃上,由季子被吓得迅速后退。

桌上的鱼缸突然间爆裂开来,水撒的一地,由季子再次望向对面的阳台,缺见对面的阳台的窗帘竟然没有拉开过,这一切太突然太诡异了。

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态度过一天,这一天晚上,由季子没安稳的睡过好觉。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大亮,由季子就被巨大的敲门声吵醒。

她揉着惺忪的双眼,起床开门,门外赫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正是住在自己家对面的林年。

“你有什么事么?”由季子颤抖声音问道,脑子里浮现昨天的画面,显然是令人心惊胆战的。

“哦,没什么事,我刚刚出去,回来的时候在小区发现这个。”他的声音不带一点音调,冷冷的。

由季子看着他递过来的东西,是一张小区卡,可能是昨天自己跑得太匆忙掉了的。

由季子道谢的接过对方送来的小区卡,对方便转身离开了。

望着他的背影,由季子看着他的头部,他的…头发好像在一夜之间又长长点了。

想到自己的掉发严重的由季子,出声叫住了将要离开的林年。

此时,林年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转过身,依旧是面无表情。

"有事么?"

“我想问下,你的头发?”

“哦,我去看了医生,医生给了我一个独家秘方,我吃了之后,头发便多了起来。”林年说到这里还不忘摸摸自己的头部,十分满意的模样。

尽管林年头发生长的速度令人难以置信,但是,此时的由季子就像看到了拯救自己头发的曙光在闪耀着,呼唤着自己。

“请问…能带我去看看。”

林年一下子露出了笑容,肯定的点点头。

于是,由季子在林年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装璜简单的平房,手拿着号码牌,坐在房子外面的木椅子上等待传叫。

她看了看木椅子上左右两边,坐了少说都有三十来个人,可是他们的脸色看上去都不是很好。

有些惨白,面黄肌瘦的,不过,他们的头发看上去都很密集,由季子想不透,头发这么多,为什么还来这里看诊。

这时候,护士喊了由季子的号码。

进到房间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只是看了由季子一眼,便让护士拿了一小瓶装这透明黄色液体的东西给了由季子,然后就让她交钱回去了。

坐在家里的由季子注视着被自己放在桌上的液体,想起去看诊的病号们,由季子拿来了自己前两天买来的小白兔作为实验。

次日起床,看见小白兔在笼子里面活蹦乱跳的,放低了警惕,打开瓶子准备服用,却被一声尖叫所打断。

是小区楼下传来的,原来是小区的清理大妈发现一个倒在垃圾桶旁边的人,正是林年,等救护车来时,人早就死了。

令人称奇的是,死者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痕,他的身子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一样,而他的头发有十来米长,就像是被淋上了什么肥料,乌黑发亮。

回到屋里的由季子发现,活蹦乱跳的小白兔不动了,推了推,也没有任何反应。

相反,小白兔的毛发好像比之前要多上很多,就像一整个白绒绒的毛球,连耳朵都被毛发所覆盖。

由季子审视的看了那瓶透明的黄色液体,直接把它扔到了垃圾桶,她想自己已经明白了林年是怎么死的了。

---- 作者寄语:远离偏方,珍爱生命

广东电站拆卸光伏板收购价格

三门峡安利专卖店位置三门峡纽崔莱全系列

云南140型混凝土湿喷机配件

济源哪里有小儿推拿培训报名费用需要多少钱

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手机安检系统手机探测门工作原理

平顶山路桥工程PE穿线管电力管网要求

焦作通信管线CPVC电力管严格按标准执行

杭州市消防水管查漏电话

蔬菜冷藏保鲜车28促销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