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村之乡村旅店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06:22 阅读: 来源:帽子厂家

我叫明伊,我从小就喜欢旅行,小时候爸妈带着我到过许许多多的地方,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对喜欢上当地的风土人情和民族热情。

全世界的国家基本上都有着我的脚印,我用一句话就可以说明我的人生:“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

我从小就想当一名旅行家,想要周游世界各地。我去过很多很多的国家和城市,见过各种类型的人们还有各种的风土人情,当然了,也少不了一些常人无法相信的灵异事件。

就说说我在旅行途中最惊心动魄的那一次吧,你们也许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对于我来说是真是不能再真实的了!想想就觉得是在刚刚才发生的,我自己有的时候都无法相信,也是我一生中最难以忘却的一件恐怖的事情吧。

还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夜晚,我们走到了w市的某郊区。天色已晚,恐怕又要在这里搭帐篷住下了。当时是11月份,可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对于我们这些驴友来说,不管是冷还是热,在野外搭帐篷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了,就算是露宿,也是家常便饭。

我对着我的同伴们说道:“现在太晚了,再走下去恐怕会迷路。周围也没有什么村庄,要不就在这搭帐篷将就一夜吧。”

同伴们无精打采的答应了。

“明伊”,我总感觉今晚要有事发生。

军毅一直是我们队伍里胆子最大的人,可今晚为什么变得这么敏感?

“放心,今晚过去了我们就可以回我们自己的城市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里忐忑不安。”

这小子可能是神经质了吧,我也就没管它继续收拾东西。

就在我们整理物品开始搭帐篷的时候,我们队里的昊辰突然大叫了起来:“喂,那边有灯光的亮点!”

我们朝向他指的方向望去,果然,不远处的确有些灯光若隐若现的亮着。可是,对于我这经验丰富的旅行家来说,为什么我刚才就没发现呢?也许是太累了吧,我拍拍脑子使自己清醒清醒。

“喂,大家大气精神来,前面有村庄!今晚不用吃饼干睡帐篷了!”

伙伴们纷纷站了起来收拾行李继续前进,我们就像是抗战时期的“日本鬼子进了村”似的浩浩荡荡进了那村庄。

这村子被无尽的黑夜笼罩着,不太大的村庄也就有几十户人家。与其他的村子不同的是,这个村子没有狗吠声,没有鸡鸭鹅猪叫声,就连最起码的人喊声都没有。有的只是我们的呼吸声和脚步声。这里真的是寂静的吓人啊!

我们大包小包地往前走,却发现了令我们惊喜的两个字:旅馆!这是一家不大的乡村旅馆上下两层楼,与其他的房子不同的是,这房子大多是木头材质,与其他的砖房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我上前推开了旅馆的大门,陈旧的木头“咯吱”声阵阵刺耳,走进去,里面的环境与外面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里面的摆设和地板还有各类物品,都是和清宫电视剧里古宅差不多,我们刚一进门,就像是穿越到了清朝一样。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都像是穿越到清朝拿过来的一样。

可令我们奇怪的是,这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就连服务员和收银员都没有。

我们大声的叫喊“有人吗”可是并没有人回应。难道这里是没人管的地方?呵呵这绝对不可能。

“各位是要住店吗?”

一个苍老又沙哑的的声音传来,把我们吓了一哆嗦。回头一看,一个矮小的身影在我们眼前。身上的穿着就像是民国的老太太一样,手里还拿着烟枪,更重要的是她的脚是那样的小,很明显是缠过足的。

这应该是这家店的老板了吧,这家旅馆之所以会装饰成这样大概也和这位婆婆的年纪有关吧,也许是阿婆怀念以前也说不定。

我一见是一位慈祥的老婆婆就着问道:“哦,是的。”因为,我从小就对老人特别的尊敬,这也许是家里的家教好的关系吧。

老婆婆知道我们的来意后,微笑着上了二楼,并示意我们跟上。因为缠足的缘故,她的步伐非常的沉重,年迈的她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像极了一个醉汉,我们赶紧跟上,生怕她走着走着一个踉跄跌倒了的话就不好了。

>>

这家店的楼梯也是木头做的,虽然楼梯也是年代久远的东西,却是非常干净。可以看出阿婆对这里的东西都非常的保持着保养。踩在楼梯上,可以感觉出来这楼梯的陈旧。

一只脚刚刚落在上面就发出了悠长的“咯吱”声,与大门的声音完全一样。这上楼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墙上的并不是电灯而是煤油灯,煤油燃烧的气味有点难闻,但却为这旅馆更添加了一份古老。

我们一步一步的上着楼梯,阵阵的“咯吱”声使我们生怕再多用力一点会将楼梯踩破,所以我们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上楼。

不一会,二楼就到了。

二楼的装饰更是一份独特——长长的走廊一望无际,我们能看见的尽头只是一片黑。

继续往前走,看见了墙上每隔不到半米就会挂有一张油彩画。奇怪的是,所有的画都找不到一张风景画,全是人物的肖像画。每一张都是那样的逼真,你若是盯着他们的眼睛看,就会觉得画中的人物走出来了似的,或者是你有一种被吸入画中的感觉。

“记住,半夜不要随便出来走动!”阿婆警告道。

“为什么?”我们异口同声的问道。

阿婆没有理会我们,转身就走掉了,并且一边走一边嘱咐半夜不要出来随便走动,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明伊,咱仨睡206。”——同队的浩杰和永康。

浩杰的脚臭是天下一流的,也就是我们这群天天和他为伍的人闻惯了,换了别人不用等他脱下鞋就被臭晕了。

永康喜欢说梦话还有晚上磨牙也挺厉害,更重要的是,他还有梦游的习惯!

我勒个去,又要和这俩奇葩同房了!我心里有点不情愿,可是谁让我的运气就这么差呢?唉还是默认了吧。

进入房间,如同走进了清朝的卧房一样。

“明伊,这里还有WiFi啊!”浩杰拿着手机激动着说着。

想不到这农村里还有WiFi,科技的影响覆盖率真是大啊!

我掏出手机,打开WiFi万能钥匙,更令我惊奇的是,居然有人分享过热点。这省的我去腆着脸问密码了。

“浩杰,你手机上有没有什么鬼故事啊?今晚不会无聊了”

进鬼魂网网站有的是小说呢,你去看看不就行了?

“这年头,谁还自己孤独的看鬼故事啊?不如自己加个群,里面的人都定期的分享原创鬼故事。”浩杰用对土鳖的话对我说。

“哦,是吗?啥群啊?”

“鬼姐姐鬼故事群呗,你真是out了土鳖!”

我对于这种话已经习惯了,浩杰他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说话伤人,可是心非常善。

“群号发来一下。”

“XXXXXXXXX”

“恩,我加上了。”

“一个叫第十三双眼睛的人在发什么玩意降妖录,还是长篇连载的,我去看看。还不错呢,一定要去官网瞧瞧。”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看小说看得忘记了时间。慢慢的,我看到了最后一章

怎么说也是晚上看鬼故事,恐怖的剧情使我打了下冷战。看了下时间,不早了。

又看了一下他们俩,已经在熟睡中。睡觉也不说一声,真不够意思!

我爬上了床,关灯后接着看小说。不知看到了什么时候,我放下手机打算去倒杯水犒劳一下干涸的嘴唇,却发现我已经在一个无边无际的白色世界里了。那里有一大片人在喊“救命”,在他们前方,是一张张长方形的框架。

他们被困在框架里根本出不来,我想上前救它们,可是刚一抬脚,眼前的景象就消失了。

突然间!一只手把我摁住,将我推入一个空的边框里面去,我想挣扎,却发现自己在里面已经不能动弹了。

我猛然惊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四周张望了一下,才发现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

浩杰和永康不知道去了哪里,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口渴难耐,下床去饮水机处倒水喝。正巧饮水机的大桶水没水了,我就出去到隔壁军毅的房间打水喝。刚踏出门去,才回想起阿婆说过的半夜不要出来。反正是到隔壁又不远,出都出来了,而且口渴难耐也想不了那么多就去敲隔壁房间的门。

“谁啊?”

“我,明伊”

门,被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迷迷糊糊的胖男生,没错就是军毅了。

“大晚上的你闹哪样啊?”军毅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说道。

“我那房间没水了,到你这来化缘呢。对了,你看见永康和浩杰了吗?”

“你脑子被驴踢了?我很早就睡了,他俩去哪我怎么知道?”

可以看出我半夜吵他起来他有些不满,我见事不好就赶紧陪个不是,大晚上的我可不想找不自在。

我笑着挤开他进入房间,就像“饿狼扑食”一般的跑向饮水机。接水的时候一想,好像有什么不对啊。军毅的体型很胖很壮实,进门的时候我一个瘦子怎么可能挤开他呢,而且他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平时谁要是进他帐篷里他都会和他拼命的。

再一看门口,军毅早已不在,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门和门框。

我接完水,匆匆的走出门口,打算回到房间赶快睡,尽量的不往那些恐怖的点上想。

可是,当我走出了门口的那一刹那,我惊呆了——古典的走廊上居然出现了古代的集市,吆喝声、叫卖声清晰在耳;贩卖的东西历历在目。老少男女在集市的道路上停停走走,原本空旷的走廊现在却变成了一个繁华拥挤的集市。

慢慢的,眼前的那个集市渐渐地淡出了我的视线,直至消失。我想往前走,可眼前的景象又变了,变成一个大型的屠宰场。

那些手无寸铁的人们在一个长长的大道上有趴着被砍死的,有吊着被活活用鞭子抽死的,甚至有一大片人站一块被群宰的,还有被活埋在底下的……

那些血腥的场面都可以和当年的南京大屠杀的场景差不多了,我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切,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让我坚持看下去,就算再恶心再恐怖,我好像就是不可以眨眼一样。

我又看见,那些死掉的人的尸体头上渐渐地露出一个白色透明的形体在往上飘。这可能是他们的灵魂吧,正当那东西快要脱离人体的时候,突然有一幅幅框架锁住了他们,他们也就在框架里变成了一幅幅的油画。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走廊上的油画都是人物肖像了,原来,他们是人的灵魂幻化成的。可是,这大屠杀和这旅馆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些人又为什么会遭遇这场大屠杀呢?

“因为他们是一百多年前旅顺大屠杀的受害者。”那熟悉的苍老声音又传了过来。

是阿婆!

“叫你不要大半夜的出来,你为什么不听话呢?”

“对不起,我就是口渴了到隔壁打水喝的。”

“您刚才说,旅顺大屠杀?和这个旅馆有什么联系吗?”

“这个村子叫冢家村,一百多年以前,旅顺大屠杀虽然不是在这发生的可是这也受到了牵连。因为这地方太偏僻,所以那次屠杀没有多少外人知道也就没写进历史。而这个旅馆是当时村里的菜市场,那一天正巧敌军来了,于是就上演了这一幕……”

阿婆的一番话让我不寒而栗,可这跟半夜不能出来有什么关系?

“你晚上睡觉一定是听见救命声了吧?这里的画都是鬼魂变得,他们被锁在相框里出不去就向外人求助,可这相框是洋人的教父修的。相框里不能没有灵魂,所以,你出来的话就必须救它们,否则你就会被吸入画中。若是救了他们,你照样会被吸入画中。”

“如果进入画中,该如何出来呢?”

“必须要有人代替你!”

我打了个冷战,回过头去,想想是去军毅的房间还是继续在我的房间里睡。因为,再直走的话会有一幅画挂在那里,我害怕……

“救我,救我啊”依然是那苍老的声音。

我一回头,看见了那熟悉的面孔,一个老太太的黑白画在我眼前挂着,那不用说,就是阿婆了!

时隔一年了,回想起这事就害怕。当年原来是鬼打墙,把我和军毅隔开了他当时也是在到处找我。

经历过那件事以后,我对冒险更有了一份乐趣,旅游对我来说,又添加了一份神秘感。

一年里,我们的队伍一直都在,只是少了永康的存在。他,现在也许在半夜里喊着救命……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