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肩膀上的小男孩[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2:34 阅读: 来源:帽子厂家

不知道为什么,谢浩轩最近诸事不顺。后背总是感觉像背了块大石头一样沉重,去医院检查医生也查不出个所以然,身体的不适也导致了他工作力不从心,接连做错了好几个企划案,弄得老板大发雷霆。

“你再这么干的话,我会考虑解除你的劳动关系。”领导的话一直回荡在谢浩轩的脑袋里,久久不能散去。说来也怪,这几天晚上下班回到家,小悠又对着自己狂吠不止,闹腾得很凶,这让他很是纳闷。小悠是谢浩轩养了三年的哈士奇,平时非常乖巧,个性非常温顺,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自己一回家,小悠就像看到了敌人一样扑到自己身边对着空气又抓又咬,这让他本就烦闷的心情更加恼火。

“小悠,乖,不闹了啊。”谢浩轩强压着心火对小悠说,可小悠根本不听。没办法,谢浩轩只好由着它来。好在出租屋是在郊区偏僻地段,住户比较少,这要是在楼里,自己非被街坊邻居骂死不可。

“好啦,好啦,小悠,随你便啦……”,谢浩轩伸了伸懒腰走进里屋,连衣服都没脱就在床上躺了下来。说来也怪,躺下没多久,刚才还狂吠的小悠瞬间安静了下来,而自己的身体也似乎放松了不少,刚刚的疲惫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怪,怎么一回家身体就不那么难受了。谢浩轩感到很不解,不过他顾不得想这些了。在公司忙碌了一整天,他现在只想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第二天晚上,谢浩轩再次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可就在他用钥匙打开门的一瞬间,小悠突然猛地从屋子里冲了出来。谢浩轩躲闪不及,竟跌倒在了门外的地面上。也就在这时,小悠面露凶相,狠狠地扑到了谢浩轩的身上。同时大声地狂吠了起来。

谢浩轩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说实话,他从来没见过小悠如此凶狠过,它用爪子用力地按着自己,嘴里的獠牙上下挫动着,看上去就像一只吃人的野狼。

“小悠,你干嘛!”谢浩轩用力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小悠。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怎么这么不听话!”

小悠用锐利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谢浩轩,眼神里充满了敌意,谢浩轩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用力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生气地瞪了小悠一眼,便气哼哼地进了屋。他拿出很久都不用的狗链子,把小悠拴在了卫生间里。尽管进屋后小悠没有再闹,可综合它这几天的反常表现,谢浩轩已经不敢把它散养在家里了。

“西伯利亚雪橇犬拥有最接近狼的血统,难道是小悠恢复了野性?”谢浩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想到小悠把自己扑倒在地的那一幕,他就感觉浑身发冷。他隐隐地感觉,小悠变了,它已经不是从前那只可爱温顺的小哈士奇了,现在的它是个潜在的危险源,已经不适合待在自己身边了。

“明天把小悠送到表哥那里吧,正好能够清净一些。”

夜很快就过去了,天亮后不久,谢浩轩给小悠喂过狗食之后,便带着它去了自己的表哥那儿。谢浩轩的表哥在郊区有一个养猪场,不久前表哥曾对谢浩轩说过,养猪场总招贼,已经丢了好几只小猪崽了。现在把小悠送过去,正好可以帮表哥看门防贼。

“表哥,小悠就拜托给你照顾了。”谢浩轩把狗链子交到表哥手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现在我实在是没什么精力去照顾他了。”

“好,我知道了,你放心!”表哥一手接过了狗链,一手拍着胸脯说:“我保准把它养得白白胖胖!”

“好的,麻烦你了,我今天还得去上班呢。”谢浩轩说完,便夹着公文包匆匆地走掉了。可看到主人丢下自己离开,小悠突然狂躁不安地吼叫了起来,它用力地挣扎着,试图脱离狗链子的束缚,但根本无济于事。它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谢浩轩离去的背影,渐行渐远

“小悠,别难过了,浩轩还会过来看你的。”表哥轻轻地抚摸着小悠柔软的皮毛,淡淡地笑了笑。可小悠根本不理会它,它两只锐利的双眼,还是死死地盯着主人离开的方向……

这一天,谢浩轩依然是在疲劳和压抑中度过的,今天自己又挨了经理一顿痛斥,心情很不好。为了弥补工作中的过失,谢浩轩只得主动留在单位加班,一直忙碌到晚上11点多钟才回到家。

“小悠,小悠,我回来了,快把我拖鞋叼过来……”谢浩轩一边揉着肿胀的眼睛,一边有气无力地呼喊着,但是喊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回应,这时他才想起,小悠,早上就已经被自己送到表哥那里了。

“唉,我这么把小悠送出去,是不是太草率了,其实,它也挺好的……。”谢浩轩不禁想起了有小悠在身边的日子。虽然平时上班压力巨大,但只要一下班回家,看见小悠活蹦乱跳的样子,他的心情就会变得舒朗许多……

谢浩轩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拖着沉重的步子挪到墙边,打开了卫生间的灯后,缓缓地走了进去。谢浩轩来到洗手盆前,想洗把脸清醒清醒。但是 就在他的眼睛视线触碰到水龙头上方的梳妆镜时,他的眼神立刻变得惶恐不安,浑身的冷汗也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

借着昏黄的光线,谢浩轩看见镜中自己的后背上正搭着一双鲜血淋漓的小手,而自己脖子的旁边,竟然靠着一个小小的脑袋,那是一个脸色苍白地吓人的小男孩,他的眼圈黑洞洞的,嘴唇青紫,嘴角露着几颗尖锐的獠牙,他趴在自己的后背上,正咧着嘴冲着自己笑,但那笑,却令人毛骨悚然,魂飞魄散……

“太好了,大哥哥,幸好那条讨厌的臭狗不在了,每次我跟着你回家的时候,他就会冲着我乱叫,害得我进不了你家大门,现在好了,我可以永远跟着你了,呵呵呵呵……”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故事会民间鬼故事短篇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