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有头衔通胀病么

发布时间:2020-07-13 20:11:41 阅读: 来源:帽子厂家

当今这个时代,几乎每位职场人士都有一个唬人的职位名称。

如今,一些企业喜欢向员工派送各类唬人的头衔,一个小公司都会涌现多个市场经理、运营总监;一些人也想方设法在名片上加印各种头衔,过多的首席总监级别称谓大量涌现,从而削弱了此类高级职位本应具有的权威性与成就感,人们对各类头衔的尊重感也逐渐减弱。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一项1933人参与的调查显示,96.9%的人感觉当今社会“头衔通胀”现象普遍。

头衔通胀不是新鲜事物,在“十亿人民九亿商”的年代,就有“大街上掉下一块砖头,砸中六个人其中五个是总经理”的说法。当时人们注重头衔,是为了区别自己的与众不同、领潮头之先。

在等级观念深入人心的国家,头衔的高低是识别一个人身份地位的最快办法,和头衔一样管用的还有服装等外在设施。所以,媒体上我们看到的骗子,行骗多是以衣冠楚楚和唬人头衔开始的。

无论是将“头衔通胀”的责任归于“社会重头衔”的社会性因素,还是归于“满足员工虚荣心”的个体心理因素,实际上都是在为自己的随波逐流寻找借口。但是显然,虽然每个人都推动过“头衔通胀”,每个人都曾为此苦恼过,但每个人又都无力改变这种现状。

一旦一种风气养成,其自身便具有了强大的生命力,它能够迅速膨胀,弥漫到它能到达的每一个角落,并将在它形成之后踏入其中的每一个人裹挟,后来者除了随波逐流,找不到任何应对之策。这种风气可以给顺从者以实际的利益,如那些支持者所说的“有利于人际交往、开展业务”;而不顺从者则会因头衔太小被人看作“人微言轻”,工作无法展开甚至处处受阻。

“大师遍地走,名家多如狗”,这句俗语深刻讽刺了头衔的虚无,在屡被戴着各种各样头衔的公众人物忽悠之后,人们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头衔之痛,但每每遇到头衔很大的人物,那种本能的敬畏仍会油然而生。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宁可不涨工资也要讨个头衔的根本原因所在。

这些年有不少人在名片上拒绝印上任何头衔,除了电话号码什么也不留,这大概是抵御头衔通胀的方式之一。不具真实能力的人哪怕头衔再多也成不了名人,充其量只能是个“人名”。

有评论认为,30多年的改革开放史,就是不断打破身份藩篱的过程,也正因为身份藩篱不断被拆除,种种体制被改良,民众的积极性和创造力才被调动起来,社会也才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因此,不怕头衔通胀,就怕阶层板结,如果依然由身份决定一切,头衔膨胀便是必然。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这年头,我都不好意思给人家递名片,有人建议把微博账号也印在名片上,我觉得还比较靠谱,或者把个人血型印在名片上,以备急时所需。——张昂昂

“生产头衔”这个事情,也是符合市场规律的:有人买账,自然有人乐此不疲。但这个跟盗版一样,出的多了,正版也不值钱了。道理大家都明白,可“头衔迷信”依旧难以破除,从根本上说还是“官本位”的思想在作祟,崇拜权力、崇拜高阶层、崇拜财富,却不在乎这些东西是不是皇帝的新衣,也不在乎这表层下面到底有没有真材实料。刻薄地说一句:这衣服穿在别人身上我们会酸溜溜地批评,恨不得一下子戳穿了,现出和我们自己并无二致的原貌来;可这衣服若是穿在自己身上,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有一点点沾沾自喜?——西铭

单位头衔通胀现象挺普遍的,基本上这个“总”,那个“总”的,有的一个“总”下面只管一个人。记得有个同事升职成“执行总监”了,大家都去恭喜他,他自嘲着说“我去监谁啊,我手下都没有人可以管,就一个光杆司令,我还是先把自己监熟再说吧。”这种现象也反映了一种头衔通胀吧!——程鹏丽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人人都有上进之心。头衔做为一种肯定,自然欣然接受。随着改革开放,中国经济的腾飞,民营企业迅速发展。而这些民营企业追求的无非是利润最大化,成本最低化。当员工辛辛苦苦一年,眼巴巴盼着涨薪的时候,自然很是头痛。于是,灵机一动,涨官不涨薪。作为一种安抚政策,也算是一个权宜之计吧。于是,逐渐的满公司就全是“总”了。于是,头衔也贬值了,通胀了。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多即是差”的真理。——陈晓龙

这个问题,据我的观察,都是出现在小企业之中。真正的大企业,例如集团公司跨国公司,不会出现这种现象的。就像郭德纲说的:名片上印个“上帝”,反正法律也不管。这种现象造成了“经理”贬值、“总监”贬值、“董事长贬值”,才有了CEO、董事局主席这些说法。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小公司的老板还会经常说:“我们的奖励以精神为主,物质为辅”,这是小公司的无奈之举。但我们也要看到之所以小公司会产生头衔通胀的问题,是因为没有竞争力,都是以“拉广告”“拉赞助”为主要生存手段,或靠着人际关系做点中间业务的中转;要是我们的小公司都是创意产业、高科技产业、金融产业,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了。——马超

这种问题在广告公司很泛滥,尤其是4A和比较大的本土企业。各种总监,真的是满天飞。一方面,与客户打交道,要有相对应的级别,否则对方也不放在眼里。因为我们常常以貌取人和以头衔取人,所以头衔就变成了发膏,谁都得用,不用,反而是不礼貌。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倒宁愿我的名字面前没有任何的形容词,我就是我。以前给自己设计名片时,背面有一句话:名字是我唯一的adj。只有我的名字可以形容我,没有任何形容词可以约束我。自然,那时年少轻狂。虽然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其实很渺小,但仍然不愿被任何形容词乃至头衔束缚我的所有可能。——龙在天

跟着市场水涨船高吧。以前遇到一个这总那总的,就以为这人肯定很牛逼啦。现在再遇到,除非是著名的大公司,大单位的人物,或者知名度很高,在业内活跃的专业人士,能肯定对方的能力和身份,其他的都要画个问号了,要慢慢了解一下才能给对方在身份上进行准确的定位。社会相互吹嘘的风气起来了,表面的光鲜不代表内在的质量有多高。这多少是社会浮躁的表现吧。不过如果现实情况变了的话,我们的认知也会跟着变化,真正牛叉的依然牛叉,沽名钓誉者总不会长久,很多东西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只有真诚,能力、负责与务实,才是赢得尊重的最重要的素质。 ——刘鹏飞

现在一出门,各种经理、主管、总监扑面而来,貌似大家没有一个头衔就感觉丢份。前段时间一个朋友出去面试,去的公司一共九个人,其中就有五个老总,朋友回来后打趣的说,我去了以后正好,一个老总看一个员工,终于能够达到平衡了。原来都以为,头上没有一个“总”字就感觉不能服众,现在的情况是,头上再多的“总”字,别人也不把你当盘菜了。——李特

这则新闻让我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上面说中国人死了写墓志铭总喜欢盖上某某部长某某科长某某单位的头衔,好像象征着这个人一生的成败和定位。外国人的墓志铭上一般只会写上生卒年月和是否服过兵役,这说明外国人觉得这个人是否成功只与他是否为国家做过贡献有关。而我们觉得自己的成功与今后是否当上大官,有多少地位有关。——胡倩

所在公司有个部门三个人,一个总监,一个主管,一个助理。层级关系清晰明确,这可能也是目前人力资源部门将管理学与面子哲学结合的产物。很多时候,给点精神层面的刺激,那么人力部门就可以节约一部分物质上的支出。这也就造成了让头衔飞一会的盛况。我们P民私底下也会各自打趣“X老板”,“X总”,但我们大都是一种无奈或无力的戏谑。——笔笔的笔

毕业两年,我身边的同学基本都是清一色的“XX经理”、“XX工程师”,看到如此给力的名片,禁不住好奇打听薪资几何,待对方透露真实数字,又免不了一番叹惜。这既是咱们的老毛病,浮夸风,但更是雇主在耍花枪。不加薪,给个好听的头衔、印一沓精致的名片,安慰那些长年薪水过低的员工。——杨菁

头衔膨胀的现象在现在还挺严重的,称呼一个人都习惯性的向高处靠拢,这在语言现象中也能体现出来,人们在言谈的过程中下意识的在言辞和内容方面会向比自己高一个层次的集体靠拢,所以在和一个人交谈的时候,他的真实情况可以从他的言谈中向下推一个级别,这样得到的结果通常和真实情况不会差到哪里去。此外我对抬高自己的这种做法有些不解,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压力也是很不好受的呀。——杨弼麟

学校里面的学生会估计是众多学生组织里面最腐败的一个,一个部门光是部长副部长就有五六个,不管干事办事能力强不强,只要你坚持干够一年,活动的时候多在部长面前晃荡两下混个眼熟,聚餐聚会都去,那来年留下当个部长是没问题的。学校里面学生官的头衔真是泛滥,基本上在大学里面随便抓一个都是某某部长某某主任,学生机构可谓是把社会上的职位名称全学过来戴在自己头上,试问这些学生官,部门的部长能力是否胜任部长的工作?组织的主任又是否真的具备当主任的决策能力,乱七八糟的头衔在大学里面泛滥了,不管是社会用人单位还是学生本身对这些头衔也就轻视了。——高欣婷

淮安定制工作服

定西职业装订制

陇南西装订做

襄樊制作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