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村改革30年税费改革让农民休养生息【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4:44:51 阅读: 来源:帽子厂家

一个有众多人口、辽阔国土、悠久历史、勤劳人民的大国,走过有文字可考约5000年的岁月,到1978年,当世界上很多国家在现代化、工业化、高福利保障的大路上急驰时,却还主要是一个以农业为主、很多农民吃不饱肚子的落后国家。

纵观古今中外人类历史,没有哪一场改革像中国农村这30年改革一样,有如此大规模的直接受益人口,改变了一个国家的命运和面貌。

在这场改革中,9亿中国农民从旧的体制束缚下走出来,不但解决了温饱问题,免掉了有2600多年历史的农业税,而且像城里人一样开始享受教育、医疗、最低保障等公共保障,在社会向上的巨大转型中感受公平与正义。

新华网湖南频道长沙10月15日电(记者段羡菊)以联产承包责任制为核心的农村改革,给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农村带来耀眼光环,随着时间推移,慢慢黯淡。

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农村面临着重重新矛盾,并集中在农民负担问题上爆发。

1992年,湖南省湘乡市新研乡向韶村农妇潘群英因欠交乡里不合理摊派费用,在乡干部到他家强行收款时而投塘自杀身亡。当年11月中旬,在国务院农民负担大检查组汇报会上,这一典型情况被披露。

新华社报道的这起事件,被认为是我国最早公开报道的农民负担恶性案件。

农民感到难以承担的,并不是国家收取的农业税,而是由乡村干部收取的“乡统筹、村提留”,合同上写明用用于乡村公路修建和五保老人开支等公益事业。

1990,国务院制定下发了《国务院关于切实减轻农民负担的通知》,作出了以乡为单位计算,农民承担的村提留、乡统筹费不得超过上年人均纯收入5%的规定。同时,对三项提留、五项统筹的名称和用途也作了具体和明确的规定。

这种分配办法把改革后“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余下都是自己的”的这句话量化了,但是,操作过程中并没有能够有效解决乱集资、乱收费、乱罚款和摊派的问题。

九十年中后期,农民负担问题愈演愈烈,在全国农村,尤其是中西部粮食主产区成为普遍问题。在税费改革前,安徽怀远县应征农业税为2600万元,而属于收费范畴的乡镇统筹和村提留达到8500万元,相当于农业税的3倍多。

1999年,洞庭湖区的益阳市曾对近500户农户进行了问卷调查。45、5%的农民认为“负担确实太重,农民不堪重负“。农民反映,他们上缴各种税费的项目有的多达30余种,人平近200元。

2000年,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每亩田负担200元之外,不管是80岁的老人和刚出生的婴儿,每个人还要负担100到400元不等。时任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上书高层,发出“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呼吁。

在江汉平原、洞庭湖区、淮北等粮食主产区,很多农民卖粮所得没法缴够农民负担,靠外出打工赚钱抵缺。

最先,乡镇干部在农民卖定购粮时,从粮站扣取乡统筹和村提留。后来,随着定购粮取消,中央规定不能代扣,而村干部又难以收上,乡镇干部就组织小分队上门收取,钱没有就牵猪抢粮,人反抗就抓捕关押。

乡镇干部感叹,收农民负担超过计划生育成为“天下第一难事”。很多乡村干部被迫自己垫钱完成上缴任务,乡村债务像雪球一样迅速膨胀,至今还留下沉重包袱。

农民负担几乎牵涉到农村每家每户,农民负担问题引发了农民的集体民怨,成为引发部分地区农民与基层政权之间对立的导火索。因为农民负担过重,安徽省怀远县从1996年至1998年接连出现农民大规模上访,其中1997年因负担问题引发的上访就有624起,不少乡村的干部与群众之间产生尖锐对立。

1999年9月10日,湖南省衡阳县三湖镇党委书记、镇长带领百名镇干部,突击收取农民统筹提留欠款和计划生育罚没款,共殴打群众62人,以物作抵抬走农民棺材6具、电视机5台、稻谷7000余斤等。2000年湖南省委以一号文件对“三湖事件”通报批评。9名镇干部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并有3名干部被追究刑事责任。

为遏制农民负担问题,中央和省出台了很多措施,包括严格规定农民负担总额不能超过上年农民人均纯收入的5%,出台不准到农民家里牵猪等多条“禁令”,严格处分引发农民自杀及群体性事件的党政干部。然而,这些主要以约束干部为主的“高压”手段都没有能够起到治本作用,农民负担引发的恶性事件一再发生。

乡镇干部背负了加重农民负担的万恶之名。事实上,原因并没有这么简单。否则就不能解释为何有的乡镇干部因加重农民负担受严厉处分之后,还有那么多干部“前赴后继”。关键原因并不在于乡镇干部“作风差”,而在于政府与农民在公益事业建设的费用分配出现了尖锐矛盾,从事所得微薄的农业生产的农民难以负荷。

本应由公共财政承担的事业,如义务教育办学、乡村公路建设、防洪大堤修建维护等等,由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少,而中西部很多县乡财政只能保干部工资与运转,从而转嫁到农民头上。这些公益事业往往以“达标”名义自上而下下达,和官员政绩考核挂钩,而费用主要由农民“买单”,

--县乡干部冗员和挥霍太多,也是重要原因。

为了彻底解决农民负担问题,让农民休息生息,200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重大决策,决定在安徽全省和由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选择少数县(市)进行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并随后向全国推广铺开,探索建立规范的农村税费制度和从根本上减轻农民负担的办法。

改革试点的主要内容是,废除乡统筹村提留和生猪屠宰税、农业特产税,保留农业税,新增农业税附加主要用于村级公益开支。为了防止中国历史上税减后又增加的“黄宗羲定律”出现,决策者着力配套推进三项改革:

一是推进乡镇机构改革。合并乡镇站所,清退临时聘用人员,事业站所精简编制竞聘上岗。湖北省探索将乡镇水利维护、农业技术等公共事业费用,向社会发包,将以前实质“养人”钱改为“养事”,节省了成本,提升了为农民提供服务的水平。

二是推进农村义务教育体制改革。调查表明,农村税费改革前,在农村义务教育投入中,中央和省级财政只占12%,县级占9.8%,其余78.2%则由乡和村筹集。税费改革后,义务教育费用主要不再由乡村向农民收取,而主要由国家财政转移支付解决。2007年全国免除农村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的学杂费。

三是推进县乡财政管理体制改革。财政加大了对教育、卫生、文化等事业经费的转移支付力度,国家基本建设资金增量主要用于农村。从2005年开始,中央财政为缓解县乡财政困难,安排资金对地方实施“三奖一补”政策。

为了改善农业的生产条件,稳定粮食生产,国家第一次建立农业补贴制度,对农民实行粮食直补、良种补贴、农机具购置补贴和农业生产资料综合补贴。对乡村道路维修等公益事业,政府均动用财力给予支持,社会再也不用质疑为什么城里修路政府掏钱,农村修路却由农民掏钱。

2005年12月29日,人民大会堂,出席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以0票反对通过,废止了1958年6月3日颁布、实施了近5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的决定。。

史载,农业税始于春秋时期鲁国的“初税亩”,实施至今。温家宝总理说,在全国彻底取消农业税,“标志着在我国实行了长达2600年的这个古老税种从此退出历史舞台,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变革”。

谢霆锋王菲复合后李亚鹏首次携女出游遂宁

烟台今后砂石矿山按绿色标准建设二手磨床

天津9月1日起城乡居民可办两险邓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