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程监管中央公共投资

发布时间:2021-01-08 01:33:13 阅读: 来源:帽子厂家

今年2月以来,各地开始加快上报全年的投资项目。

与往年有些变化的是,今年的申请中央投资资金的方式将有变化。

“2009年下半年部分农村中央投资项目到省里只有一个资金数,这个具体项目由省负责分配的方式,是中央投资管理方式的一个进步。”安徽发改委农经处副处长衡钱库对记者说。

他的说法是今年中央投资资金将发生变化的一个缩影。

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将加强和改进投资管理,严格执行用地、节能、环保、安全等市场准入标准和产业政策,切实防止重复建设。

对有财政资金投入的建设项目,要加强全程监督,坚决避免以扩大内需为名,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坚持科学民主决策,确保公共投资真正用于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经得起实践和历史的检验。”他说。

记者获悉,今年中央财政的公共投资将达到9927亿元,高于去年的9243亿元水平。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院长刘桓告诉记者,中央强化投资监管很有必要。今年的财政赤字创新高,这些资金能否起到有效的刺激作用,非常重要。“因为3年之后,像国债到了还本付息时期,经济还没有起来,则财政赤字率可能上升。

根据当日公布的预算报告,2010年财政赤字计划为10500亿元,其中中央8500亿,代发地方债券2000亿,赤字率(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仍在3%以下,和去年类似。

万亿中央公共投资倾斜民生

根据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国家将继续向“三农”、民生、社会事业等领域倾斜,支持节能环保、自主创新和欠发达地区的建设。但会“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有保有压,把钱花在刀刃上。”

今年中央财政的公共投资将达到9927亿元,接近1万亿元。具体而言,今年的农业基础设施及农村民生工程投资为2567亿元,保障性住房建设投资在551亿元,节能减排为777亿元,教育卫生事业等建设为965亿元,地震灾后重建为1305亿元,自主创新和技术改造为681亿元,铁路、公路、机场等建设为2151亿元和其他社会事业投资246亿元,共8类。

本报记者了解到,上述投资大部分都比去年有所增加。而这些投资中,不少与中央转移性资金有关,这些中央投资资金,在过去的使用却有些问题。

比如2009年全国中央专项转移支付资金有2.3万亿元,其中一般转移支付资金1.1万多亿元,专项转移支付资金1.2万多亿元。专项转移支付资金有些用于公共服务、公共安全、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农村饮水、交通运输等,也有保障性住房建设支出等。这与上述8类有重合。

而这些中央资金的使用,经人大调研发现,存在多头申报项目,套取中央资金的情况。此前2009年5月31日至7月14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路甬祥带队的调研组,对教育卫生项目的三批389亿元投资调研时得到有些地方反映:在计划和项目的实施过程中,地方政府部门之间配合不够。“项目计划和资金由发改委和财政部门单向下达,与教育、卫生等行政主管部门缺乏横向沟通配合,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项目的实施和管理。”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院长刘桓告诉记者,中央财政资金的整个使用过程,需要有审计监督,这能保证中央投资资金能用到该用的地方,而不是浪费。“这也有利于投资资金发挥作用,带动经济增长,进而以后对国债还本付息能力有保障,否则国债发行难以持续。”他说。

发改委将改变“撒胡椒粉”模式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今年国家将进一步改变中央公共投资资金的使用模式,确保投资资金的监管,从“前置”转向“后置”,以实现资金的全过程监督,进而保证中央资金的安全。

国家发改委在2009年5月下发了《关于改进和完善中央补助地方投资项目管理办法的通知》,该通知提出,改进政府投资计划安排和管理方式。

“对中央补助地方的点多、面广、单项资金少的项目,改变中央直接安排到具体项目的管理方式,实行中央下达投资规模计划、地方安排具体项目、责任更加明确、管理更加完善的管理方式。”

这个作用也得到了不同行业主管部门的认可,并推开。

水利部去年与发改委协商后,专门出台了相关意见,开始对农村饮水、节水灌溉、水土保持、农村小水电(含农村电气化和小水电燃料)的基建项目(发改委审批),分别采取了地方上报项目,国家发改委批总数的办法。

安徽省农委袁伟对这种方式,总结为“地方打捆申报,中央切块下发”。他指出,“实施新的办法,有利于地方调配资金。”

据悉,去年以来,农村饮水、农村沼气、优质粮食基地、油料基地的中央投资补贴资金下发,国家也采取的是“切块下发”到省里的方式。

不过,上述仍只是限于项目小、面广的方式。一些大中型项目的中央投资,国家发改委仍采取的是按照项目申报、审批,并对项目资金实施下发的方式。以水利部门为例,这包括跨流域的河流工程、大的水利工程等。

安徽发改委农经处副处长衡钱库对记者指出,大型的工程可能不只是简单的审批权下放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涉及地方的财权和事权关系,“如果地方有更大的财权,很多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可以自己做,不必找上级部门。”他说。

他的想法,正是国家要做的。记者获悉,今年的预算报告已经提出改革财税体制,实施财权与事权匹配的问题。国家发改委投资核准目录修订调减方案去年已经上报国务院,国家发改委的审批权限将继续下放。

此外,连续九年列入国务院立法计划的《政府投资条例》,也于去年11月中旬正式上报国务院。接近国家发改委的人士指出,目前讨论征求意见的情况是,国家将明确中央和地方的投资审批权限,中央只负责全局的重大经济社会项目申报,能在一个行业,以及地方部门审批的尽量放在地方审批。“预计今年中央投资审批模式,将会有大的动作变化。尽管不能一步到位。”这位人士说。

女性患乳腺增生要注意些什么

重庆治疗疤痕的皮肤医院

上海哪家医院治糖尿病好:儿童糖尿病怎么诊断 诊断儿童糖尿病3方法揭秘

河北治疗白癜风

上海那个医院人流手术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癜风的并发症有哪些

相关阅读